预言300年后的人类,惊呆了

想知道今后的人类是怎样的吗?那就来看看吧!

10年后,三维全息虚拟技术将进入生活,人们可以面对面交流。

15年后,世界首架“空气动力”无翼电磁空中飞行器将在美国问世,它能够盘旋垂直起飞(其实也就是第1代飞碟)。只要在普通玻璃窗上加一层涂层就能采集太阳能并供能的“太阳能玻璃”进入千家。

20年后,量子效应集成电路制造术的突破将使量子计算机逐步进入实用阶段,计算机的使用会越来越简单。计算机存储器和处理器将集中在一个芯片内,使信息的采集、传输、存储、处理等功能集成在一起。量子计算机将以无型性广泛存在于各种机器中。个人量子计算机将主要采用人体生物电作为能量供给,随身携带将更便捷。眼罩式显示器将成为个人计算机配置的主流模式。

25年后,氢燃料电池技术将给交通运输领域带来革命,氢燃料电池汽车将开始中批量生产。

30年后人类首次登陆火星。量子发电机将应运而生。超越“量子效应障碍”的技术将达到实用化水平,采用纳米技术生产芯片,纳米计算机将投入批量生产,科学家们甚至将研制出能够制造动力源与程序自律化的元件和装置。将在白令海峡建成海底隧道,连接世界五大洲100多个国家的环球高速公路将建成。

50年后人类厌倦了每天的生活,上百万人用冷冻法让自己“移民”到未来以寻求刺激(国家法律将开始解禁活人人体冷冻)。将有存在器官损伤的人用上从自身体内克隆的器官,因此不会有任何排斥反应。

60年后科学家将在月球天然巨型火山洞内造直径为500米的液态光学望远镜。世界上第一个实验性正电子反应堆诞生,这标志着人类正式进入反物质能时代。

70年后真空管道磁悬浮列车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商业运行,将把北京和纽约纳入1小时交通圈。再过些时日,它将突破技术瓶颈,时速达18000公里。

75年后开发出预防恶性肿瘤的新技术——对人体细胞DNA复制的人工程序化控制:检测与修复,这是人类攻克癌症的一大胜利。成千上万的纳米机器人成为人体内第四种血细胞,负责清除血液中的油脂,清除血栓、疏通血管。

90年后对神经病学的研究将能理解各种感官并且会直接运用这种成果,做出一种能够模拟人类所有感观信息的“大脑帽”。任何人戴上这顶帽子,都能进入虚拟现实空间,体验整个虚拟世界,这项技术的广泛发展将导致整个影视游戏娱乐业发生根本性质的革命。医生们戴上这顶帽子,可以体验病人的症状。游戏者通过它,可以组建另一个虚拟世界。(现代网络小说中的头盔式游戏)【人机结合第一步】

120年后世界第一艘天空母舰建成,外形雪茄状,长2公里,小型飞行器从“雪茄”的一端口飞进,从另一端口飞出,世界战争格局将完全改观。世界第一个太空城市将开始建造,将陆续有移民迁入。人与机器之间的交流将更便捷于人类之间的交流,机器可以读懂或理解人类的思想;人类也可以把脑电波转为电波信号,直接用意志操控电脑系统或任何机器,甚至演奏乐器也无需动手。【人机结合第二步】

140年后,人造智能将达到人脑的水平,人机智能对话成为可能,图灵测试则将在某些特定领域变为现实。人工智能将开始代替人类的大部分智力劳动,更多更优良的新型机器将由同样属于机器的人工智能设计并制造出来,从而实现机器的设计与制造的全自动化。此外,人工智能将具备模糊思维、柔性思维能力。从此,地球上将有两种聪明的物种同时存在。等待人们将是一个机械化的天堂。智能机器人开始大规模地代替产业工人,同时机器人也将进入千家万户包揽烦琐的家务。难以想象的舒适生活将使人们过上富有的、游手好闲的日子。人类退休了,这是走向生物后社会的第一步。

160年后人类史上第一座高度超过6000米的摩天巨塔竣工,将有200万人生活学习工作在其内。在大楼顶层氧气浓度将与地面上一样。之后,地球将进入超巨型建筑的时代。

165年后大规模开发月球,将在月球上深达40公里的巨型火山洞中建筑新城市,用水将取自于贮存于月球南北两极的冰。火山洞内与外界将全封闭,内部充满与地球上一样的大气,人类在洞内可以不穿太空服自由活动。并且,用月球上储量丰富的氦-3来进行核聚变发电,再通过巨型红外线发射器用以大量供应地球。

180年后在技术上解决了辐射反馈等艰巨困难之后,人类史上首个“虫洞”型时间机器诞生,首次短期时间旅行试验圆满成功。人类即将进入“大时空航行时代”。遨游于地球上各个不同历史时空,整个地球史将成为整体。同时让众多已绝种的物种再生,甚至包括恐龙。届时,真正意义上的“史前公园”出现。在普通餐馆里将有恐龙蛋供你品尝。

200年后人类造出“真人体性爱机器人”,以满足人类的性需求。这种机器人除了大脑是生化机器外,全身其他部位均由真正的人体所组成。此外,还发明了“高仿真性爱机器人”,它的“皮肤”与“软组织”在视觉和触觉方面的仿真度将达到真人的99%。它们的出现不仅制造出大量的独身者,甚至造成一夫一妻制的逐渐瓦解,此外还将对传统娼妓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220年后,对于人类大脑生理学方面的研究将突破临界点,继而创造出可让人类无需睡眠的机器,促使人类整个生命历程将发生极大改观。

250年后,记忆将能够移植——充分理解细胞的语言,科学家将制造出能够支持大脑记忆库的芯片,教育制度将发生本质性的转变,学位颁授制度将废除,所有学校将消失。

280年后,没有通过人工基因改造的人类将越来越少,地球上将形成以后人类为主的人类社会。后人类个个形象俊美,肤色黝黑,这是为了适应外太空强宇宙辐射的恶劣环镜。

世界变化太快:真空光速受到质疑

1987年2月24日凌晨,意大利Blanc峰下的中微子探测器探测到了一次中微子爆发。三个小时后,另外两个地点的中微子探测器探测到了类似的爆发。大约4.7个小时后,研究大麦哲伦云的天文学家报告发现超新星爆发。这次事件被称为SN 1987A。

时至今日,SN 1987A是最广泛研究的一次超新星爆发,但困扰科学家的一个谜团是:为什么中微子比光子先抵达地球?

这次事件包含了两波间隔三小时的中微子爆发,而光子比第一波中微子爆发晚了7.7小时。中微子和光子在真空中的传播速度相同,理论上应该同时抵达地球。

马里兰大学的James Franson给出了一个解释:真空光速比爱因斯坦相对论预测的要慢。他解释说,真空中飞行的光子有机会形成电子-正电子偶,其存活时间很短,它们最终会创造另一个光子沿着相同的路径前进。这一过程被称为真空极化。由于电子-正电子偶有质量,银河的引力势会对其产生影响。引力势改变了虚拟电子-正电子偶的能量,转而又对光子的能量产生了一个小的变化,光子的速率因而受到影响。相比之下,中微子不会同样受到影响。组合使用量子电动力学和相对论对光速进行校正,可以解释中微子和光子抵达地球的时间差。

探测器观测到彗星与太阳相撞

NASA和ESA的太阳及日球层天文台上周捕捉到了彗 星与太阳相撞的画面,发布了视频展示了彗星与太阳的碰撞过程。这颗彗星被认为属于Kreutz掠日彗星家族,它们的运行轨道接近太阳。视频似乎显示了爆炸 产生的冲击波,但实际上冲击波是太阳同时发生的日冕物质抛射,彗星本身太小对太阳构不成任何影响。

探索量子物理的边界:史上最快“人造自旋物”已达6亿rpm(6亿转/分)

一般人很难想象,如果一个物体的运动速度达到每分钟6亿次的话,到底是有多快。而这,正是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的科学家们所要观察的。他们将碳酸钙提到了如此高的转速,以观察在围观领域所能发生的事情。作为参考,每秒1千万转是常见洗衣机的50万倍、是常见汽车引擎转速的30万倍。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周三的《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

红线代表因穿过球体而改变的偏振光束.

这项研究的终极目标,是为了测试百万级的原子物理对象,看条件被推倒极端时,能否产生从未实现过的奇特现象,以观察经典和量子物理学的接壤边界。

在本例中的”微观领域”,数量级为4百万分之一米的直径。科学家在真空的环境下,使用了微弱的激光脉冲。得益于”两极分化”(polarization)的概念,光在通过对象的时候被施加了扭矩。

在本质上,这个快速旋转的物体就像是一个微型的陀螺仪,只不过速度达到了600M rpm。这个实验除了在基础物理方面激励人心,还关系到对下一代显微设备的探索。此外,哪怕其”世界纪录”只能保持一小会儿,也聊胜于无。

人类脑对脑接口实验首获成功:可遥控同伴

美国科学家研发出世界首个人-人大脑界面,并声称发现了心智操控的秘密。研究过程中,华盛顿大学的拉杰什-拉奥利用脑电波记录和一种磁刺激向同事安德烈-斯托克传输脑信号,控制斯托克的手指在键盘上移动。

   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拉杰什-拉奥(左)通过思想控制玩一个电脑游戏。在同一所大学,研究员安德烈-斯托克佩戴一个紫色泳帽,上面标注出经颅磁刺激线圈的刺激部位。线圈直接放置在他的左运动皮质上方,控制手部移动

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拉杰什-拉奥(左)通过思想控制玩一个电脑游戏。在同一所大学,研究员安德烈-斯托克佩戴一个紫色泳帽,上面标注出经颅磁刺激线圈的刺激部位。线圈直接放置在他的左运动皮质上方,控制手部移动

实验中,拉奥盯着一个电脑屏幕,通过思想控制玩一个简单的视频游戏。当想发射大炮轰击一个目标时,他就想象自己移动右手,同时又不去移动右手。在另一个实验室,斯托克在不知不觉中几乎同时移动右手食指,按下面前键盘上的空格键

实验中,拉奥盯着一个电脑屏幕,通过思想控制玩一个简单的视频游戏。当想发射大炮轰击一个目标时,他就想象自己移动右手,同时又不去移动右手。在另一个实验室,斯托克在不知不觉中几乎同时移动右手食指,按下面前键盘上的空格键

斯托克将这项技术形象地比作“瓦肯人心灵融合术”。拉奥教授指出这项技术只能读取确定的简单脑信号,而不是一个人的思想,不会让任何人获得在违反他人意愿情况下控制其行为的能力

斯托克将这项技术形象地比作“瓦肯人心灵融合术”。拉奥教授指出这项技术只能读取确定的简单脑信号,而不是一个人的思想,不会让任何人获得在违反他人意愿情况下控制其行为的能力

脑电描记法是一种非侵入式方式,帮助医生和研究人员记录大脑活动

脑电描记法是一种非侵入式方式,帮助医生和研究人员记录大脑活动

2月,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米古尔-尼克勒利斯领导的科学家小组利用电子传感器在巴西的一个实验室“捕获”一只老鼠的想法,而后通过互联网传输给美国的一只老鼠。接收到想法的老鼠会模拟它的行为

2月,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米古尔-尼克勒利斯领导的科学家小组利用电子传感器在巴西的一个实验室“捕获”一只老鼠的想法,而后通过互联网传输给美国的一只老鼠。接收到想法的老鼠会模拟它的行为


研究过程中,科学家利用电脑将大脑产生的电信号翻译成命令,控制机械臂或者鼠标指针。在这种研究的基础上,他们研发出人-人大脑界面。在此之前,杜克大学的科学家曾演示过两只老鼠之间的脑-脑通迅,哈佛大学的科学家曾演示人与老鼠之间的这种通讯。斯托克表示:“互联网是连接电脑的一种方式,现在我们又用这种方式连接大脑。我们希望利用大脑的优势,直接在大脑与大脑之间进行通讯。”

这一研究突破不免让人们联想到很多科幻作品中的想定。斯托克将这项技术形象地比作“瓦肯人心灵融合术”。拉奥教授指出这项技术只能读取确定的简单脑信号,而不是一个人的思想,不会让任何人获得在违反他人意愿情况下控制其行为的能力。

实验过程中,拉奥头戴一个装满电极的帽子坐在实验室的椅子上,电极帽与一台脑电描记机相连,后者负责读取大脑的电活动。在自己的实验室,斯托克佩戴一个紫色泳帽,上面标注出经颅磁刺激线圈的刺激部位。线圈直接放置在他的左运动皮质上方,控制手部移动。研究小组建立了Skype连接,将两个实验室连接在一起。实验中,无论是拉奥还是斯托克都看不到Skype屏幕。

拉奥盯着一个电脑屏幕,通过思想控制玩一个简单的视频游戏。当想发射大炮轰击一个目标时,他就想象自己移动右手,同时又不去移动右手。这种思想控制促使屏幕上的指针点击“发射”按钮。在另一个实验室,斯托克——佩戴消除噪音的耳塞,眼睛并不看电脑屏幕——几乎同时在不知不觉下移动右手食指,按下面前键盘上的空格键。斯托克将手指的这种无意识移动比作“神经痉挛”。拉奥说:“看到我脑中想象的移动被另一个大脑翻译成真实的移动,那种感觉既兴奋又怪异。基本上说,这是从我的大脑到他的大脑的一种单向信息流。我们的下一步工作是实现两个大脑之间的直接双向交流。”

华盛顿大学学习与脑科学研究所的心理学助理教授查特尔-普拉特指出:“对于大脑-电脑界面,科学家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我们将一个大脑与另一个任何人从未研究过的最复杂的计算机连接在一起,这台计算机就是另一个人的大脑。我认为一些人会因这项技术感到恐慌,因为他们高估了这项技术。”

大脑-大脑界面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帮助瘫痪患者重获移动能力,但生物理学家也对可能存在争议的应用表示担忧。2月,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米古尔-尼克勒利斯领导的科学家小组利用电子传感器在巴西的一个实验室“捕获”一只老鼠的想法,而后通过互联网传输给美国的一只老鼠。接收到想法的老鼠会模拟它的行为。最近,科学家将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的一只猴子大脑的电活动通过互联网传输给日本,控制日本的一个机械臂。

这种技术引发了一些人反乌托邦式的想象,即可能制造出一支动物士兵军队,大脑被其他人进行远程遥控。除了控制动物外,甚至还有可能控制人类。杜克大学进行的脑-机界面研究获得五角大楼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资金支持。一些专家指出这一新突破还不足以引发恐慌。匹兹堡大学的安德鲁-斯库瓦茨表示:“这项技术只能捕获极少量容易辨认的脑电信号,对另一名研究人员的头部进行微弱电击。”斯库瓦茨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目前,科学家尚未在任何科学期刊发表研究论文。杜克大学的女发言人多莉-阿姆斯特朗承认这“有点反常”。她同时指出研究小组知道其他研究人员也在进行相同的研究,他们认为时间是至关重要的因素。研究人员计划未来进行一项实验,将更复杂的信号从一个人的大脑传输给另一个人的大脑。

艾滋病疫苗的第一阶段人体试验取得成功

昨日,加拿大素麻简医药公司宣布说有关SAV001-H(一种对抗艾滋病毒的疫苗)的第一阶段临床试验已经取得成功。从2012年3月到上个月为止,试验进行了一年多,实验设计用于检验该药物用于活人体上的“安全性、耐受性以及免疫效应”。第一阶段试验中研究人员开始观察药物是否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以确保其不会对人体产生奇怪、有害的影响,因此风险极高。SAV001-H实验结果非常完美:在对艾滋病感染者进行随机、病患不知情、安慰剂控制的条件下,以及无症状人群的实验中,都“没有严重不良反应”,也就是说该疫苗有效性的第二阶段实验可以继续下去了。

SAV001-H被称为“杀死一切病毒的疫苗”,这就意味着也包括艾滋病毒。这听起来像是你不会想注射到体内去的东西,但作为疫苗生产过程的一部分,活的艾滋病毒会通过化学方法,从基因上进行重组剔除致病性,然后使用伽玛射线来确定病毒死绝了。虽然其他非杀死完整病毒(而是以艾滋病毒的特定部分为目标)的艾滋病毒疫苗在第三阶段试验失败了,但该公司坚信他们的药物能行,因为它与其他取得成功的疫苗(比如小儿麻痹症疫苗、流感疫苗、狂犬病疫苗以及甲肝疫苗)有着相同的原理。

艾滋病疫苗的第一阶段人体试验取得成功

该疫苗通过促使人体免疫系统产生大量抗体来预防艾滋病感染。在第二阶段实验完成之前,我们无法得到关于SAV001-H有效性的详细统计,但在第一阶段实验中,研究人员能够测出,与使用安慰剂相比,该药物能够增加一种HIV特异性抗体的含量,增量高达8到64倍。而且,在整个实验过程中抗体都是持续增加的。根据这些数据,该公司“[预测]第二阶段人体实验将取得成功”。

现在就为此兴奋有些为时过早,毕竟不少疫苗都夭折于第二、第三阶段的临床实验中。但是管它的,我们就是很兴奋。已经有3500万人死于艾滋病,同时还有一样多的人被感染了。感染者中有40%是15到24岁的人群。该公司表示说,他们的疫苗上市(这会很快),将意味着“人类对艾滋病的门户清理”。永远地根治。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

2013年的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今天公布,共有物理学奖,化学奖,生物-天文学奖,公共卫生奖以及心理学奖,医学奖等各种竞争项目.其中获奖者的研究究竟有多大价值?还请大家一睹为快.

2013年的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今天公布,其中物理学奖颁给了意大利科学家阿尔伯托·米内蒂(Alberto Minetti)、尤里·伊万年科(Yuri Ivanenko)、吉尼那·卡佩里尼(Germana Cappellini)、纳迪亚·多米尼西(Nadia Dominici)和弗朗西斯科·拉夸尼蒂(Francesco Lacquaniti),因为他们发现,一部分人有能力在池塘的水面上飞奔而不沉下去——前提是,如果这些人和那个池塘在月球上的话。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在水面上飞奔是只有少数动物能够完成的一项绝活。事实上,大部分能够成功完成这一“壮举”的生物都是水黾科昆虫,它们利用表面张力漂浮在水面上,支撑自己轻盈的体重。但是,由于表面张力与周长成正比,而体重与体积成正比(差不多与周长的立方成正比),所以表面张力无法承载更大的动物。

大一些的动物采用另一种策略避免自己沉入水中,那就是奔跑:它们用充沛的体能踩击水面,产生水动力(hydrodynamic force),反作用于腿部,以支撑它们的体重。双冠蜥就是具备这种能力的典型代表,它们通过超快速踩水(每秒8次),能够在水面上奔跑。北美在求偶时也会高速踩水,每秒达到7次,最远可以在水面上飞奔超过20米——而它们的体重,可以达到1.5千克。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双冠蜥通过超快速踩水(每秒8次),能够在水面上奔跑

在各类武侠片里,大侠们借助轻功能够轻易在水面上打斗,但现实生活中,科学家通过研究双冠蜥在水面上奔跑的行为,计算得出了一个毫不出奇的答案:我们太重太弱,无法在水面上奔跑。按照估算,水动力不可能承载起我们的体重,除非我们能以超过30米/秒的速度踩击水面——这个速度需要的肌肉力量是普通人的大约15倍。

一种方式可以稍稍绕开这一限制,那就是增大脚掌的面积——或者说,穿着巨大的鞋子或者脚蹼来奔跑,不过,有科学家计算过,就算一个人的体力非常好,踩水的速度非常快,能够达到10米/秒,他要在水面上飞奔,脚掌(鞋底)面积也必须达到1平方米才行。

于是,意大利的那帮物理学家就想到了另一个点——减轻体重。当然,他们不是在提倡减肥,而是假设在更小的重力环境下来研究这个问题。确切地说,他们研究的是:穿着相对较小的脚蹼(不到0.1平方米),在较弱的重力环境下(大约是地球重力的20%),特定的踩水动作能否让水面支撑起人体的重量。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在论文中给出了回答:“据我们所知,以前还没有人在这样的重力环境下测试过人到底能不能在水面上奔跑。”

他们在研究中采用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办法。尽管人类和蜥蜴不论是体形还是体态都大相径庭,他们还是把前人研究双冠蜥时发展出来的水动力模型,套用到了人类身上。除此之外,他们还设计了一套实验装置,让自愿者在模拟出来的不同的弱重力环境下踩水。通过这两种方式,他们找出了让人能够像双冠蜥和北美那样在水面上飞奔所必须的踩水频率、重力大小和质量的正确组合。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那些意大利科学家还设计了一套实验装置,让自愿者在模拟出来的不同的弱重力环境下踩水

当人体质量为66千克,脚掌(脚蹼)长度为0.17米,踩水速度为2.504米/秒,每次踩水持续时间0.295秒时,他们的模型预言,低于0.22倍地球重力加速度的环境中,人就有可能在水上跑起来。

踩水速度和踩水持续时间的数据是他们在实验中获取的,这是人类在地球环境下体能足以维持的数值。他们的模型还表明,在月球重力环境下(0.16倍地球重力加速度),每秒踩水1.7次的话,能够在水面上奔跑的人,但体重不能超过73千克,否则还是会沉下去。

接下来,轮到人体实验华丽登场了!他们的实验表明,人能够在水面上跑起来的最高重力加速度,大约是0.22倍地球重力加速度。在不到0.1倍地球重力加速度的环境中,所有自愿者都能够“水上飘”。重力加速度越大,就会有越多的人沉到水里。他们在实验中还发现,自愿者选择的踩水频率和踩水速度与重力环境无关,所以就算真的到了月球上,人类可能也会以同样的方式踩水。

这项研究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当然不是为了到月亮上去玩“水上飘”。这些意大利科学家在论文中写道,“这些问题涉及比较生理学。”这一点倒是很显然,因为他们把蜥蜴模型套用到了人类身上。“除此之外,对水面上这种运动模式的重组和适应,或许有助于设计制造仿生机器人,也有助于寻找新的运动技能。”好吧,这就有些让人挠头了。

或许,要等到人类重返月球的时候,这项研究才能够有真正的实用价值吧。

化学奖:洋葱为什么“催人泪下”?

做回锅肉要用洋葱做配菜,我想也没想,手起刀落,可眼睛逐渐感到一股浓烈气体的刺激,眼泪也流了出来。洋葱释放出的这股浓烈的气体究竟是什么?为何会使人流眼泪?它是否对人体有害呢?

催泪因子:含硫气体

洋葱中的催泪因子(lachrymatory factor,LF)主要是由一类烷基半胱氨酸硫氧化物(ACSO)经一些特殊的酶作用而产生的。最早的时候,人们一直以为催泪因子只是由蒜氨酸酶单独作用产生,直到2002年日本学者发现洋葱中还存在另一种关键酶的作用——催泪因子合成酶(lachrymatory-factor synthase)。这种酶也影响洋葱催泪因子的产生。

完整的洋葱细胞只存在风味前体物质烷基半胱氨酸硫氧化物(ACSO),这种物质是一类含硫的物质(硫是洋葱生长过程中重要的元素,也是形成辣味的元素),目前发现种类主要有4种:即S-甲基-L-半胱氨酸亚砜(MCSO)、S-丙基-L-半胱氨酸亚砜(PrCSO)、S-丙烯基-L-半胱氨酸亚砜(1-PeCSO)和S-烯丙基-L-半胱氨酸亚砜(2-PeCSO),其中,1-PeCSO占最多,ACSO在鲜洋葱中占0.668%,其中80%为PeCSO,其他只占20%。其中,风味前体物质在细胞质中,而蒜氨酸酶在液泡中,相互过着和平的日子,互不打扰。

但当用刀切洋葱的时候,细胞受到外力作用破碎,液泡中的蒜氨酸酶就会获得与ACSO接触的机会,并将ACSO水解成硫代丙醛-S-氧化物,同时还生成丙酮酸和氨,其中,硫代丙醛-S-氧化物就是导致人眼睛流眼泪的主要成分,也被人们称之为催泪因子。

这些分解产生的物质有热辣味并使嘴唇有灼烧感,由于具有挥发性,它还可以刺激人眼部角膜的神经末梢,人体则通过神经系统活动命令泪腺分泌泪液,把刺激性物质冲走。这就是洋葱使得人们情不自禁留眼泪的原因。

如何避免洋葱的“催泪弹”?

切一次洋葱就要哭一次,这样的经历的确不好,人们试图找到解决的办法。

蒜氨酸酶的参与是产生刺激性气味的必要因素,所以,要想减少刺激性气体的产生,必须尽量避免蒜氨酸酶的作用。

温度对酶催化反应速度的影响很大。酶催化反应都有一个最佳温度。温度越低,反应速度越慢;当温度升高,反应速度加快;但温度过高会导致酶逐渐变性。如果蒜氨酸酶变性失活也就无法催化生成催泪物质,这也是为什么炒洋葱的时候不会催泪的原因。

而洋葱经低温处理后,催泪物质有减少,可能就是因为低温导致蒜氨酸酶的活性降低,在冷冻及融化过程中,蒜氨酸酶的活力不可逆的损失近40%。所以,如果担心洋葱导致流眼泪,切之前,先把洋葱放冰箱冷藏室放几个小时,或者放冷冻室约半小时,将洋葱的整体温度降下去,但又不至于冻住了。

除了蒜氨酸酶,催泪因子合成酶也非常关键。催泪因子合成酶作用于催泪因子合成过程中的关键物质,这个特殊的反应让科学家们想到,可以通过基因技术将催泪因子合成酶控制住,使得这种酶无法产生作用,这样就阻止催泪物质的产生。目前已经研发出这样的转基因洋葱,但还没有大规模生产食用。

科学家们研究来研究去,家庭主妇们早就发现最简单的办法:刀上沾些水再切洋葱。洋葱产生的刺激性气体都是溶于水的,所以,如果怕弄到眼睛里,可以将洋葱泡在水里剥或者切。当然,研究发现盐水和糖水泡对洋葱风味物质的吸附作用会更好。

洋葱是健康食品

很多人都很不喜欢洋葱,不仅是因为它会让人流泪的刺激性,还因为食用后口中长久不散的难闻气味,引发社交尴尬。虽然含硫气体让洋葱气味难闻,“催人泪下”,但有很多研究发现,洋葱中的含硫气体可能对健康有好处。

研究发现,新鲜洋葱汁中的含硫化合物有抑制细菌繁殖的作用,对于洋葱本身是一种保护作用;洋葱组织降解产生的硫代亚磺酸酯,则有助于抗哮喘和消炎;从洋葱中提取出的一些物质还有低血糖、降低胆固醇的效果,对减少癌症发生风险也有一定促进作用。不过,通常来说,洋葱都是作为调味增加香味的配菜使用,大家无需过分迷信洋葱的健康作用,而将它作为主菜食用。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生物-天文学奖:仰望星空 低头滚屎

你或许以为屎壳郎只会埋头吃屎,但实际上它们异常地关注着天空。来自南非和瑞典的科学家发现,在非洲的夜晚,雄性蜣螂会在银河轻柔星辉的指引下,滚着屎球儿沿直线前进。他们的研究报告1月24日在《生物学进展》(Current Biology)上发表。

我们都知道鸟类和人类会依靠星星导航;但是,研究人员表示,这是第一个表明昆虫身上具有这种能力的有说服力的证据。这也是已知的首个动物依靠银河而不是星星辨识方向的例子。

瑞典隆德大学(Lund University)的玛丽·达克(Marie Dacke)说:“即使是晴朗、没有月亮的夜晚,许多甲虫仍旧能分辨方向,沿直线前进。这使我们怀疑这些甲虫利用星空进行定向——这一壮举,就我们所知,以前从未在昆虫身上被确认。”

达克和她的同事发现,在星空下蜣螂能够滚着粪球走出一条直线,但在阴天时就失去了这样的能力。在天文馆里,在完整的模拟星空下和在只显示一条弥散的银河时,这些甲虫都好好地走在直线上。

研究人员解释说,这样的观察结果是说得通的——夜空洒满了星星,但绝大多数星星对蜣螂的小复眼来说都太暗了。

达克的同事、隆德大学的生物学教授埃瑞克·沃伦特(Eric Warrant)说:“在阴天时屎壳郎走不了直线——就只是转圈圈而已!好在南非这里阴天不多。”不过,他补充说,在其他地方生活的屎壳郎会需要别的能力来导航。

雄性蜣螂在找到一个合适的牛粪堆后,会把一小块粪弄成一个球,然后滚着粪球儿离开。雄性滚粪球的目的是为了吸引雌性,后者会在交配成功后把卵产在粪球上。因此,沿直线滚着粪球对于雄性屎壳郎而言非常重要,这样可以保证它们不会返回原地,在那里遇见其他雄性把自己的粪球偷走。

南非金山大学(Wits University)的马库斯·伯恩(Marcus Byrne)教授和他的研究团队此前证实,蜣螂会使用太阳、月亮以及偏振光进行定向。在实验中,他们给甲虫戴上“帽子”以使光线无法进入甲虫眼中。

伯恩团队还发现,在蜣螂找准了用于定位的光源后,会爬上粪球表演一出定向之“舞”。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制造粪球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戴上了“帽子”的屎壳郎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戴“帽子”的屎壳郎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马库斯·伯恩(Marcus Byrne)在金山天文馆(Wits Planetarium)进行实验

现在,后续研究证实了屎壳郎也会用银河进行定位。这一结果预示着,其他夜行性昆虫也有可能用星星引导它们夜间的活动。

对屎壳郎来说,并不是所有的光源都同样有用。研究者进行了一系列实验,观察蜣螂在单一光源和多种光源下的定位情况,并根据结果推测蜣螂对可用光源有一个使用优先次序,比如当月亮和银河同时出现时,它们只会利用其中的一种。沃伦特还说:“有趣的是,这种偏好顺序在每一只屎壳郎都是不同的,这意味着屎壳郎的这种能力并不像想的那样天生固定!”

公共卫生奖:鸭子与“小伙伴”

我怀着无比严肃的心情搜到了这篇论文。和普通的论文一样,第一段照例是介绍研究的背景,可我硬生生被背景中那庞大的信息量给闪瞎了狗眼……

这篇论文是关于鸭子吃了人类的小伙伴以后,如何界定该不该截肢的,可是我们又很奇怪,鸭子是那么矮小的动物,又没有尖锐的牙齿,要怎么吃掉那阳物呢?我们在背景里找到了答案。原来在20世纪70年代,泰国的妻子面对花心的丈夫,选择了“你不给我幸福,我也不给你性福”这样一种两败俱伤的报复手段。这种手段具体说来就是“等到丈夫入睡后,迅速地用菜刀将丈夫的命根子切下”。用论文的原文来说,这种方法在当时“很时尚”(fashionable)。

丈夫自然是要痛醒的。那么倘若被丈夫从妻子手中抢回了他的尘柄,连忙跑到医院就诊,并成功缝合,岂不是不能起到报复的作用了吗?别急,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当时一般的泰国家庭都是建立在支撑柱上,而屋子下面都是留给猪,鸡或者鸭子(终于出现关键词了!)来住的,而一般的泰国家庭不幸又经常开着窗子。于是手起刀落之后,顺便对窗外做一个抛物运动也就很顺理成章了(你们考虑过小伙伴的感受吗?)。

有调查称,某三家大医院在7年的时间里处理了100起这样的病例,因此外科医生也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这是种什么样的经验……)。鉴于将来可能出现的这种病例,医生希望能将他们的经验广而告之,造福更多男同胞。

在详细分析了18例病例后,文章作者认为微创手术(microsurgical technique)是用于治疗的最好方法。可是毕竟微创手术需要很多器材的支持,不是所有的医院都能做得起来的。因此文中讨论了一种更具有普适性的手术方案,被称为“地洞法”——将离群的小鸡去皮并连回原位之后,把它埋在包裹蛋蛋的皮肤下,仅露出鸡头。6~8周之后,再用这层皮肤包裹重见天日的阳峰。

关于手术的具体细节原论文里描述得很精彩,这里附上截图一张,其余的图片大家可以去围观原文。

2013搞笑诺贝尔奖一箩筐:其实他们很严肃

除了手术方案之外,其他细节的处理也很值得赞(tǔ)扬(cáo)。在与技术相关的篇章里,作者讨论了如何处理那些被截下的样品,我们可以在其中看到各种送样的方式。其中值得表扬的是用塑料袋装满了冰块带来的,而最有泰国特色的是用香蕉叶子包起来带来的……不管送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一般都要对样品进行生理盐水的冲洗和除污。之后作者也介绍了如何对患者进行安抚,包括告知患者“虽然要住一段时间的医院,但是生理功能是可以得到恢复的。”

事实证明作者并不是撒善意的谎言,他们提供的手术方案确实简单易行成功率高。只要没被肢解,没腐烂,没被鸭子吃掉,那么基本上还是能修复的。有什么依据?其中某一名病人声称在手术后的1个月就忍不住啪啪啪了好吗!

心理学奖:喝醉了,觉得自己更漂亮

怎样迅速提高自己的自信?喝酒。都说“酒壮熊人胆”,也许是因为喝酒能提高对自己的评价。法国心理学家Laurent Begue发现,人们在喝酒以后的确会认为自己更有吸引力了,并因此获得了2013年搞笑诺贝尔奖。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研究?来看看英国心理学协会博客的介绍吧。

已经有很多研究证明了“醉人眼里出西施效应”:即人饮酒后,会觉得他人变得更有吸引力。现在又有研究从另一个方面提出问题:醉酒后,我们眼中的自己是不是也变得更有吸引力了呢?

劳伦·贝格(Laurent Bègue)在法国的一间酒吧里询问了19名顾客,请他们评价自己的吸引力,并同时对他们做了酒精检测。结果发现,酒鬼们身上的酒精含量与他们自认为的吸引力程度是正相关的,就是说,喝的越多的人,认为自己越有吸引力。

但这也许和酒精本身无关,也许是因为那些长的好看的人更喜欢喝酒?

为了寻找真相,贝格和他的同事们对86个法国男人进行了一项更加全面的实验。实验中,一半的参与者每人喝下了相当于6小杯伏特加酒精量的酒,喝酒组中有一半被告知他们喝下去的是含酒精的薄荷柠檬味饮料,另一半则被告知他们喝下去的是一种不含酒精但是有酒味的饮料;剩下的参与者每人喝下了一杯实际不含酒精的薄荷柠檬味饮料,饮料组中的一半被告知他们喝下去的是含酒精的饮料(研究人员在这些人的酒杯上沾了些酒,使它们闻起来有酒味),另一半则被告知他们喝下去的是不含酒精的饮料。

参与者们喝完饮料后片刻、酒精开始发挥作用后,研究人员请每位参与者在摄相机前为这个虚构的饮料公司的产品拍摄一段小广告。随后,研究人员会给每位参与者播放他们自己刚刚为这饮料拍摄的广告,并请他们评价自己的吸引力程度。

随后的结果发现,那些认为自己喝过酒的参与者——不管是喝的真酒还是假酒——对自己的吸引力程度评价比那些认为自己没喝酒的参与者要高。也就是说,并不是酒精使人认为自己更有吸引力,而是认为自己喝了酒的想法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对自己吸引力程度的评价。当然,这个提升的程度也是有限的。

也许是因为那些自认为喝醉了的人确实比那些自认为清醒的人更有吸引力?由22名大学生组成的评审团也观看了上面这组参与者拍摄的广告录像,而从他们的判断中无法证明那些自认为喝醉酒的人在别人眼里更有吸引力。所以,以为自己喝醉了所以认为自己更有吸引力的想法,完全就是幻觉。

为什么我们认为自己喝醉了就变得更有吸引力呢?研究人员认为这也许和酒精在人们心中的隐喻有关。如果人们脑中习惯性的把“酒精”和“吸引力”联系在一起,一旦人喝了酒,就会更容易产生与“吸引力”有关的想法。例如,过去的研究发现,在很多电影中,喝酒的角色通常都比不喝酒的角色展现出更多魅力。

巧合的是,在最近刚刚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向100名年轻男性询问关于饮酒会对一个普通年轻男人的性格产生何种影响的问题,参与者们都各自作了回答。研究人员发现答案中普遍提到的有:责任心下降、神经质和外向度提高、坦诚度降低、合群度降低等等。

随后研究人员又请参与者回答饮酒如何影响自己的性格,普遍的回答也有责任心下降、神经质和外向度提高等,但并不包含“合群度下降”,实际上他们认为自己在喝醉的时候会变得更加随和。

所以,人们不仅认为自己喝醉时更有吸引力,而且尽管实际上醉汉在他人眼里有点令人讨厌,但自己看来,喝酒只会让自己更加人见人爱啊!

2013搞笑诺贝尔奖:喝醉了觉得自己更漂亮

医学奖:听《茶花女》的小鼠活得久!

“搞笑的/诺贝尔/医学奖颁给了/一群给小鼠听歌的科学家/据说/听歌剧听古典的小鼠/心脏移植后能活得比较长……”

这段话得按《茶花女》中《饮酒歌》的曲子唱出来才有背景音乐范儿——事实上,今天获颁2013搞笑诺奖医学奖的科学家们也在颁奖典礼上唱了一段《饮酒歌》。

获奖的科学家来自日本、中国(!)以及英国。他们追求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利用小鼠研究音乐对免疫功能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给做完心脏移植手术的小鼠听歌剧,能够让小鼠活得更久。

受试小鼠都进行了同种异基因的心脏移植,这意味着小鼠的免疫系统会对移植到自己体内的心脏进行排斥。研究者将这些小鼠分成几组,分别向它们播放歌剧(《茶花女》)、古典音乐(莫扎特的作品)、新世纪音乐(恩雅的作品),或者从100到20000赫兹不等的6种不同频率的单调声响(这是得多令小鼠抓狂……)对照组则是鼓膜穿孔(镊子戳的)的聋小鼠,以及只在心脏移植前听歌剧的小鼠。

研究者记录了小鼠的存活时间,发现听单频声响和新世纪音乐的小鼠很快就就因为排斥反应而离开鼠世,对照组的小鼠存活的时间也很短(被戳聋真的不会影响免疫么?)。

但是,终于到了这个“但是”——如果你是一只从心脏移植完毕就开始听歌剧或古典音乐,听了整整一周的小鼠——恭喜你,你能比其他小组的悲剧小鼠多活好些天了。以术后存活时间的中位数作为衡量标准,听歌剧和古典音乐的小鼠分别能活26.5天和20天,而其他小鼠的存活时间中位数都只在10天左右。

随后,研究者还测定了小鼠体内调节性T细胞的生成情况,以及与抗炎有关的白细胞介素-10(IL-10)的表达谱。结果表明,听歌剧的小鼠可能通过上调白细胞介素-10的表达,诱导调节性T细胞的生成,从而抑制对移植物的排斥反应。

研究者总结说,像《茶花女》这样的歌剧对免疫系统具有调节作用,提出大脑对听觉刺激的处理可能会影响到外周免疫应答过程。不过,他们也告诫同样想探索这个领域的研究者(如果有的话),在研究不同音乐类型和播放深度对排斥反应的抑制效率时,需要用更大的动物进行实验。

如果有科学家做一下让猴子听《环辣椒酱》或者让兔子听《狐狸之歌》的研究,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在若干年后再登上搞笑诺奖的领奖台?

科学家称:宇宙或许是马鞍形而不是一个平面

研究人员调查了大爆炸余辉的主要异常现象后提出,空间和时间的构造或许是像马鞍一样弯曲,这或许将颠覆目前的主流概念。主流概念认为光线和任何物体都是以直线在一个“平面”宇宙的时空中旅行。但是在马鞍状宇宙中,任何似乎与其它物体平行旅行的物体都会在遥远的距离之后出现偏离。然而科学家警告称,这种异常的出现或许有着其它的解释。我们的宇宙或许在大爆炸不久之后就与其它宇宙发生了碰撞,或者这种异常有可能只是一种统计学意外。

http://static.cnbetacdn.com/newsimg/2013/0914/01379119987.jpg

研究人员在近十年间分析宇宙微波背景以及大爆炸余波释放的热量时,开始注意到这种异常现象。科学家们能够通过研究宇宙微波背景中冷热点的波动来更多的了解宇宙结构和发展。

美国宇航局威尔金森宇宙微波各向异性探测卫星(WMAP)收集到的数据意外表明,宇宙或许是不平衡的,宇宙一侧的冷热点比另一侧更加炎热和寒冷。随着时间的发展,这种异常的存在已经不断得到证实,而且欧洲航天局普朗克卫星的数据也证实存在同样的异常现象。

苏格兰爱丁堡大学的宇宙学家Andrew Liddle说道:“宇宙微波背景中观察到的异常现象,也有可能是早期宇宙发生新型物理过程的一种迹象。”纽约大学的一位理论物理学家Matthew Kleban并未参与到研究当中,他说道:“提高对宇宙曲率的理解是非常重要的,那种解释当然不能作为宇宙弯曲的直接证据,但是它是非常诱人的。”

Liddle说道:“大多数宇宙学家认为观察到的异常现象是一种统计学意外,而不是真正的宇宙特性。”到2014年,普朗克卫星的研究团队公布宇宙微波背景数据时,就有可能揭开这种异常现象究竟是不是意外了。如果宇宙的温度分布规律并不遵循贝尔曲线的话,马鞍形宇宙的观点或许就会得到支持。”

光子的寿命或比宇宙还长:下限为百亿亿年

爱因斯坦提出的光电效应将光量子化,金属在吸收光子后释放出电子,我们可以根据方程式计算出光量子的能量,光子是一种基本粒子,质量被认为是0,光子的诸 多特性已经被物理学家们发现,比如较为著名的光子具有波粒二象性,光子不仅能表现出“光量子”的行为,也有干涉、折射等波的性质。然而,光子是否具有寿命 呢?来自德国的物理学家发现光子在其参照系中的寿命为三年,但是如果在我们的参照系中,光子的寿命就会大大增加,达到10的18次方年。

light

光子的寿命或比宇宙还长:下限为百亿亿年

光子在宇宙空间中以近光速进行传播,其寿命可达到10的18次方年

有研究认为光子有一个确定的寿命期,事实上天文学家在观测遥远天体时都是接收到数十亿年前遥远天体发出的光子,但是根据一些理论研究发现,光子可以存在一个非零的静止质量,尽管这个质量非常小。研究人员通过一些电场和磁场的实验发现该质量上限为10 的负18次方电子伏特,光子可以衰变成其他较轻的基本粒子,比如中微子和反中微子,甚至是一些目前未知的粒子,它们可能超出粒子物理学上的标准模型。

位于德国海德堡的普朗克核物理研究所科学家朱利安·赫克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宇宙学上的观测来发现光子衰变的迹象,宇宙微波背景辐射(CMB)是宇宙年轻时留下的信息,大爆炸仅发生了38万年,在此之前,宇宙中的物质与辐射有内在的联系,随着宇宙经历了暴涨时期,炙热的等离子体和轻原子核开始冷却下来,使得中性原子得以形成,光子开始在宇宙空间中“旅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宇宙膨胀,其波长逐渐被拉长,根据宙背景探测卫星(COBE)、WMAP探测器以及普朗克空间望远镜的探测结果,CMB频谱是对黑体光谱性质的最精确测量。

朱利安·赫克发现CMB是一个几乎完美的黑体,结合质量与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限制条件,可以得出光子在其自身的静止参照系中寿命为三年,但是这些微小质量的光子在时空中以近光速运行时,其寿命可达到10的18次方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