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资讯:世界上第一台可正反旋转的分子发动机问世

转载自:http://www.cnbeta.com/articles/225016.htm

工程师们梦想着单分子制造的马达能够开启分子水平的机器生产。然而,单单是根据较大的发动机建造模型也是极其困难的。现在,来自法国和俄亥俄州立大 学的研究人员已经合作了一个新的项目,并且创造出第一台能够顺时针和逆时针旋转的分子发动机。这个项目的首席作者之一克里斯蒂安-乔希姆说道:“要创造一 台可以工作的分子发动机必须要从基础开始,并且忘记宏观规模的发动机。”

 

世界上第一台可正反旋转的分子发动机问世

这种分子发动机有1纳米高、2纳米宽。转子含有5根铁质辐条,其中 一根比其它的要短,而且在旋转的时候很容易察觉。这种分子发动机使用了一种名为非弹性电子隧道效应的量子机械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射向分子的电子在转移的过 程中失去了一部分能量,产生的振动就会转动转子。而且它们的转子即使在零下316华氏度下也能够进行旋转。一台扫描式隧道显微镜在分子发动机上方盘旋,通 过刺激分子发动机的不同部分来测试它的性能。

研究人员发现他们能够通过将能量集中到微型发动机的不同部分来控制它的旋转。比如说,以较长的 每一根辐条为目标都会导致逆时针旋转,而以较短的那根辐条则会导致顺时针旋转。乔希姆说道:“这种发动机是分子概念的,它的目标是改善我们对于单分子旋转 驱动的认知。”研究人员现在专注于实现两个目标:一是将这种发动机连接到纳米级别的齿轮上,另外一个是将它安装到一种纳米级的分子小汽车上来为它提供能 量。

技术资讯:世界上第一台可正反旋转的分子发动机问世

转载自:http://www.cnbeta.com/articles/225016.htm

工程师们梦想着单分子制造的马达能够开启分子水平的机器生产。然而,单单是根据较大的发动机建造模型也是极其困难的。现在,来自法国和俄亥俄州立大 学的研究人员已经合作了一个新的项目,并且创造出第一台能够顺时针和逆时针旋转的分子发动机。这个项目的首席作者之一克里斯蒂安-乔希姆说道:“要创造一 台可以工作的分子发动机必须要从基础开始,并且忘记宏观规模的发动机。”

 

世界上第一台可正反旋转的分子发动机问世

这种分子发动机有1纳米高、2纳米宽。转子含有5根铁质辐条,其中 一根比其它的要短,而且在旋转的时候很容易察觉。这种分子发动机使用了一种名为非弹性电子隧道效应的量子机械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射向分子的电子在转移的过 程中失去了一部分能量,产生的振动就会转动转子。而且它们的转子即使在零下316华氏度下也能够进行旋转。一台扫描式隧道显微镜在分子发动机上方盘旋,通 过刺激分子发动机的不同部分来测试它的性能。

研究人员发现他们能够通过将能量集中到微型发动机的不同部分来控制它的旋转。比如说,以较长的 每一根辐条为目标都会导致逆时针旋转,而以较短的那根辐条则会导致顺时针旋转。乔希姆说道:“这种发动机是分子概念的,它的目标是改善我们对于单分子旋转 驱动的认知。”研究人员现在专注于实现两个目标:一是将这种发动机连接到纳米级别的齿轮上,另外一个是将它安装到一种纳米级的分子小汽车上来为它提供能 量。

技术资讯:世界上第一台可正反旋转的分子发动机问世

转载自:http://www.cnbeta.com/articles/225016.htm

工程师们梦想着单分子制造的马达能够开启分子水平的机器生产。然而,单单是根据较大的发动机建造模型也是极其困难的。现在,来自法国和俄亥俄州立大 学的研究人员已经合作了一个新的项目,并且创造出第一台能够顺时针和逆时针旋转的分子发动机。这个项目的首席作者之一克里斯蒂安-乔希姆说道:“要创造一 台可以工作的分子发动机必须要从基础开始,并且忘记宏观规模的发动机。”

 

世界上第一台可正反旋转的分子发动机问世

这种分子发动机有1纳米高、2纳米宽。转子含有5根铁质辐条,其中 一根比其它的要短,而且在旋转的时候很容易察觉。这种分子发动机使用了一种名为非弹性电子隧道效应的量子机械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射向分子的电子在转移的过 程中失去了一部分能量,产生的振动就会转动转子。而且它们的转子即使在零下316华氏度下也能够进行旋转。一台扫描式隧道显微镜在分子发动机上方盘旋,通 过刺激分子发动机的不同部分来测试它的性能。

研究人员发现他们能够通过将能量集中到微型发动机的不同部分来控制它的旋转。比如说,以较长的 每一根辐条为目标都会导致逆时针旋转,而以较短的那根辐条则会导致顺时针旋转。乔希姆说道:“这种发动机是分子概念的,它的目标是改善我们对于单分子旋转 驱动的认知。”研究人员现在专注于实现两个目标:一是将这种发动机连接到纳米级别的齿轮上,另外一个是将它安装到一种纳米级的分子小汽车上来为它提供能 量。

科学资讯:专家称现代科学发展已经导致天才人物灭绝[转载]

转载自:http://www.cnbeta.com/articles/225019.htm

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校长基恩-西蒙顿称,就如同不幸的古代巨鸟一样,这种类型的科学天才已经灭绝了。西蒙顿在自然杂志的一篇评论中写到:“未来的 进步很可能是根据已知的东西而不是基础知识的改变。”一个世纪以来都没有真正的原始科目被创建出来,相反的是新生科目都是与现存的相混合,比如说天体物理 学或者生物化学。他争辩道,以个体身份做出突破性贡献也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前沿的科学研究通常都是由资金充足的庞大团队完成的。

 

http://img.cnbeta.com/newsimg/130203/10580201473274617.jpg

更重要的是,几乎没有自然科学已经为一场革命做好准备。只有理论物理学展现出一种转折点的信号,未知发现的积累为它带来了一种思考模式的重大转移。”这并非是第一次有人预测科学领域最令人激动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在量子力学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问世之前,两位理论物理学家并不能够达成一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位哲学副教授Sherrilyn Roush指出,19世纪的科学家们曾预言全部的主要发现已经完成。

Roush在一封写给生命科学的邮件中说到:“革命和天才就像事故一样是不可预言的。通常直到它们露面你甚至才知道你需要它们。”她并不赞同西蒙顿的理论,她声称对于革命来说天才未必是决定性的。虽然西蒙顿称天才出现的机会减少,但是他认为科学的需求正在增长。他写道,考虑到现在的研究人员成为专家所需要的信息量和经验,当今的科学家要成为成为一名一流的研究人员,或许比成为16世纪和17世纪“英雄时代”的一名天才需要更多的原始信息。Roush对此表示赞同,她声称现今阅读一个特定领域全部发表的作品可能已不再是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