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布罗意的博士论文其实长达一百多页,而不是一页多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aba7d0100ysq6.html

《一页多纸拿到诺奖》一文是以历史为题材的“演义”类文学作品,而非严肃的史学作
品。该文歪曲了物理学史,有损多位知名物理学家的形象。名人容易成为人们聊天的话
题,该文的读者较多,有可能以讹传讹造成混乱,需要澄清。

○“德布罗意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来混日子的花花公子……历史上德布罗意到底花了多少
精力去读他的研究生也许已经很难说清,事实上德布罗意在他的5年研究生生涯中几乎
是一事无成。事实上也可以想象,一个此前对物理一窍不通的中世纪史爱好者很难真正
的在物理上去做些什么”

德布罗意出身于贵族家庭,“不愁吃不愁穿”是事实,但这能说明什么?能成为“德布
罗意是混日子的花花公子”的证据吗?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文艺复兴时代的伽利略、
资本主义时代的开文迪士不也是出身于贵族豪门吗?

德布罗意固然是出身于贵族家庭,但同时又是出身于有着浓厚学术气氛的学者家庭,他
家里有私人的实验室。他的哥哥莫利斯· 德布罗意公爵是杰出的X射线物理学家,兄弟
二人经常讨论X射线的波粒二象性。

德布罗意在大学本科时代本来是攻读历史。在1913年大学毕业之时,正逢第一次世界大
战即将爆发,因而他一毕业就参军了,在军队里连续搞了六年无线电设备。第一次世界
大战结束后,他到哥哥私人的实验室里研究X射线,从此把兴趣转向物理。在进大学之
前,起码已经学过高中物理,大学毕业后又在物理实验方面有了多年的实践经验,还能
算是“对物理一窍不通”吗?

德布罗意在读研期间已经发表过5篇论文。1922年,他用热力学、分子运动论和光量子
假说导出了维恩定律和普朗克定律,发表在Journal de Physique(Serie V1,3,1922,
422)上。可以认为该文是玻色统计的先导。同年还研究了黑体辐射的能量涨落,发表
在 Comptes Rendus(175,1922,811). 1923年又连续在Comptes Rendus 发表了三篇文
章,标题分别为《波与量子》、《光量子、衍射和干涉》、《量子、气体动力理论和费
马原理》,为后来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奠定了基础。这些都是他在读研期间发表的工作,
并且都已经载入史册。凭什么说“事实上德布罗意在他的5年研究生生涯中几乎是一事
无成”?如今,我国有大量的博士生,他们也已经发表了一些有水平的文章,但能拿出
几篇来同德布罗意的那些文章比一比质量吗?(此话只是为了说明问题,绝无批评中国
博士生之意。博士生们的导师也多半不能同德布罗意比高低,又怎能苛求学生?)

德布罗意写过一本《波动力学》,六十年代我校图书馆里有此书的中译本,我曾读过。
该书中不仅是介绍了量子力学,还涉及到了相对论方面的一些知识,绝不是属于“对物
理一窍不通的中世纪史爱好者很难真正的在物理上去做些什么”的那种水平。

○“大约朗之万的潜台词似乎就是如果您不肯给个面子,呵呵,以后就甭来法国了。不
知是出于知趣呢,还是出于当年自己的离经叛道而产生的惺惺相惜,爱因斯坦很客气回
了一封信,大意是该论文里有一些很新很有趣的思想云云。………………….”

我想,朗之万和爱因斯坦都不至于如此庸俗。法国是卢梭的故乡,民权思想的普及程度
超过其它任何国家,最不买权威账的人莫过于法国人。作为学界人物,朗之万的社会地
位已经到顶了,不需要谁来提拔;作为社会名人,朗之万的知名度在部长之上,部长有
能力有胆量进行打击报复吗?朗之万凭什么要巴结部长?在信中顺便介绍论文作者的一
些情况,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至于爱因斯坦,他的品德更是有目共睹的。他在学术问题上是从不讲情面的,他敢批评
玻尔、玻恩等已经成名的教授,他能热情扶持无权无势、尚未成名的玻色,他敢于在年
轻的弗里德曼面前承认自己在学术上的错误,他到美国避难时敢于批评美国政府的政策
,世上有多少人能像他这样是非分明刚直不阿呢?法国总统的权力尚且不能到达德国,
爱因斯坦凭什么要巴结法国的部长呢?他在诺贝尔奖得主之中是威望最高的一个,访问
别国时往往要受到国家元首的接待,为什么要在乎一个部长的捧场呢?

德布罗意的确是朗之万的得意门生,他确实欣赏德布罗意的假说,但感到无把握,这才
征求爱因斯坦的意见。爱因斯坦也确实很重视德布罗意的论文,他并不是用“很新很有
趣”之类无足轻重的字眼来评论德布罗意的论文,而是说该文“已揭开了巨大帷幕的一
角”,还在自己的论文里把德布罗意的论文称为“非常值得注意的论文”,并说该文“
对玻尔-索末菲量子规则作了很值得注意的几何解释”。

德布罗意的论文导致了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问世,为后来的原子能、半导体、激光等一
系列的新技术提供了理论依据,这已经是既成事实。这个事实表明:当年对持反对意见
的人实际上是不识货,他们差一点把新生的婴儿扼杀在摇篮里。而朗之万,特别是爱因
斯坦,分明是起了“伯乐”的作用,对人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人类需要“千里马”,还需要有“伯乐”。拉马克的进化论在法国被居维叶压下去了,
达尔文的进化论如果得不到赫胥黎的大力支持,恐怕也顶不住大主教的压力。世上总有
一些人不乐意看到别人取得成就,看问题不是以实际效果为依据,而喜欢所谓“透过现
象看动机”。能“透过现象”当然是最好,但需使用“X光”。德布罗意有“X光机”,
朗之万和爱因斯坦也有“X光机”,但更多的人是没有,所以就以“可以想象”冒充“
透视”。事物总有好坏两种可能性,有些人在新事物面前的本能反应是把别人往坏处想
,坏就是坏,好也是坏。或许是所谓“将心比心”、“以自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吧?

○“玻尔的得意弟子海森堡提出了著名的矩阵力学”,……………“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弟子玻
恩”,“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少壮派弟子——狄拉克”……………………..

玻尔是丹麦人,曾赴英国留学。回国后在哥本哈根大学和维多利亚大学教了七年书,于
1920年创办理论物理研究所。从未到德国执教。

海森堡是德国人,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德国,从未前往丹麦求学。他在慕尼黑大学读
研时,攻读的是理论物理,导师是世界一流理论物理学家兼数学家索末菲。1923年,海
森堡获博士学位,前往哥庭根大学担任玻恩的助教。后来到哥本哈根玻尔研究所工作了
三年,与玻尔是“同事”关系而非“师生”关系。

玻恩也是德国人,他不仅从未到丹麦求学,而且从未到玻尔那里工作过。他生于1882年
,比1885年出世的玻尔大三岁,天晓得他怎么可能成为“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弟子”。

狄拉克是英国人,他在学生时代从未离开过自己的祖国。起初是学电机工程,毕业后改
读数学,成为剑桥大学福勒的研究生。他从未在玻尔门下工作过。

在量子力学问题上,狄拉克曾支持过玻尔观点,后来倒戈,改为支持爱因斯坦观点。如
果是因为曾经支持过玻尔观点就能算是“哥本哈根学派的弟子”,那么当代中国物理学
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就都可以宣布自己是玻尔的学生。

○“事实上就是海森堡本人也并不懂‘矩阵’ ………….”

矩阵代数是十九世纪五十年代问世的,后来成为大学本科低年级的课程。比海森伯长一
辈的玻恩在不太知名的布莱斯劳大学读书时已经读过这门课。在一流大学(慕尼黑大学
)攻读理论物理、在世界一流理论物理学家和数学家指导下获得博士学位的海森伯,居
然能在“事实上不懂矩阵”的情况下创立“矩阵力学”,这个“事实”在逻辑上能够讲
得通吗?

起初海森伯对自己创立的学说感到没有把握,那倒是真的,但那是指“矩阵力学”而不
是指低年级的“矩阵代数”。正因为感到没有把握,他才决定把文章寄给玻恩。玻恩虽
学过矩阵,但已经忘了,这倒也是事实。据玻恩回忆,海森伯的文章迫使他复习了矩阵
代数。

德布罗意的博士论文其实长达一百多页,而不是一页多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aba7d0100ysq6.html

《一页多纸拿到诺奖》一文是以历史为题材的“演义”类文学作品,而非严肃的史学作
品。该文歪曲了物理学史,有损多位知名物理学家的形象。名人容易成为人们聊天的话
题,该文的读者较多,有可能以讹传讹造成混乱,需要澄清。

○“德布罗意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来混日子的花花公子……历史上德布罗意到底花了多少
精力去读他的研究生也许已经很难说清,事实上德布罗意在他的5年研究生生涯中几乎
是一事无成。事实上也可以想象,一个此前对物理一窍不通的中世纪史爱好者很难真正
的在物理上去做些什么”

德布罗意出身于贵族家庭,“不愁吃不愁穿”是事实,但这能说明什么?能成为“德布
罗意是混日子的花花公子”的证据吗?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文艺复兴时代的伽利略、
资本主义时代的开文迪士不也是出身于贵族豪门吗?

德布罗意固然是出身于贵族家庭,但同时又是出身于有着浓厚学术气氛的学者家庭,他
家里有私人的实验室。他的哥哥莫利斯· 德布罗意公爵是杰出的X射线物理学家,兄弟
二人经常讨论X射线的波粒二象性。

德布罗意在大学本科时代本来是攻读历史。在1913年大学毕业之时,正逢第一次世界大
战即将爆发,因而他一毕业就参军了,在军队里连续搞了六年无线电设备。第一次世界
大战结束后,他到哥哥私人的实验室里研究X射线,从此把兴趣转向物理。在进大学之
前,起码已经学过高中物理,大学毕业后又在物理实验方面有了多年的实践经验,还能
算是“对物理一窍不通”吗?

德布罗意在读研期间已经发表过5篇论文。1922年,他用热力学、分子运动论和光量子
假说导出了维恩定律和普朗克定律,发表在Journal de Physique(Serie V1,3,1922,
422)上。可以认为该文是玻色统计的先导。同年还研究了黑体辐射的能量涨落,发表
在 Comptes Rendus(175,1922,811). 1923年又连续在Comptes Rendus 发表了三篇文
章,标题分别为《波与量子》、《光量子、衍射和干涉》、《量子、气体动力理论和费
马原理》,为后来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奠定了基础。这些都是他在读研期间发表的工作,
并且都已经载入史册。凭什么说“事实上德布罗意在他的5年研究生生涯中几乎是一事
无成”?如今,我国有大量的博士生,他们也已经发表了一些有水平的文章,但能拿出
几篇来同德布罗意的那些文章比一比质量吗?(此话只是为了说明问题,绝无批评中国
博士生之意。博士生们的导师也多半不能同德布罗意比高低,又怎能苛求学生?)

德布罗意写过一本《波动力学》,六十年代我校图书馆里有此书的中译本,我曾读过。
该书中不仅是介绍了量子力学,还涉及到了相对论方面的一些知识,绝不是属于“对物
理一窍不通的中世纪史爱好者很难真正的在物理上去做些什么”的那种水平。

○“大约朗之万的潜台词似乎就是如果您不肯给个面子,呵呵,以后就甭来法国了。不
知是出于知趣呢,还是出于当年自己的离经叛道而产生的惺惺相惜,爱因斯坦很客气回
了一封信,大意是该论文里有一些很新很有趣的思想云云。………………….”

我想,朗之万和爱因斯坦都不至于如此庸俗。法国是卢梭的故乡,民权思想的普及程度
超过其它任何国家,最不买权威账的人莫过于法国人。作为学界人物,朗之万的社会地
位已经到顶了,不需要谁来提拔;作为社会名人,朗之万的知名度在部长之上,部长有
能力有胆量进行打击报复吗?朗之万凭什么要巴结部长?在信中顺便介绍论文作者的一
些情况,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至于爱因斯坦,他的品德更是有目共睹的。他在学术问题上是从不讲情面的,他敢批评
玻尔、玻恩等已经成名的教授,他能热情扶持无权无势、尚未成名的玻色,他敢于在年
轻的弗里德曼面前承认自己在学术上的错误,他到美国避难时敢于批评美国政府的政策
,世上有多少人能像他这样是非分明刚直不阿呢?法国总统的权力尚且不能到达德国,
爱因斯坦凭什么要巴结法国的部长呢?他在诺贝尔奖得主之中是威望最高的一个,访问
别国时往往要受到国家元首的接待,为什么要在乎一个部长的捧场呢?

德布罗意的确是朗之万的得意门生,他确实欣赏德布罗意的假说,但感到无把握,这才
征求爱因斯坦的意见。爱因斯坦也确实很重视德布罗意的论文,他并不是用“很新很有
趣”之类无足轻重的字眼来评论德布罗意的论文,而是说该文“已揭开了巨大帷幕的一
角”,还在自己的论文里把德布罗意的论文称为“非常值得注意的论文”,并说该文“
对玻尔-索末菲量子规则作了很值得注意的几何解释”。

德布罗意的论文导致了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问世,为后来的原子能、半导体、激光等一
系列的新技术提供了理论依据,这已经是既成事实。这个事实表明:当年对持反对意见
的人实际上是不识货,他们差一点把新生的婴儿扼杀在摇篮里。而朗之万,特别是爱因
斯坦,分明是起了“伯乐”的作用,对人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人类需要“千里马”,还需要有“伯乐”。拉马克的进化论在法国被居维叶压下去了,
达尔文的进化论如果得不到赫胥黎的大力支持,恐怕也顶不住大主教的压力。世上总有
一些人不乐意看到别人取得成就,看问题不是以实际效果为依据,而喜欢所谓“透过现
象看动机”。能“透过现象”当然是最好,但需使用“X光”。德布罗意有“X光机”,
朗之万和爱因斯坦也有“X光机”,但更多的人是没有,所以就以“可以想象”冒充“
透视”。事物总有好坏两种可能性,有些人在新事物面前的本能反应是把别人往坏处想
,坏就是坏,好也是坏。或许是所谓“将心比心”、“以自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吧?

○“玻尔的得意弟子海森堡提出了著名的矩阵力学”,……………“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弟子玻
恩”,“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少壮派弟子——狄拉克”……………………..

玻尔是丹麦人,曾赴英国留学。回国后在哥本哈根大学和维多利亚大学教了七年书,于
1920年创办理论物理研究所。从未到德国执教。

海森堡是德国人,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德国,从未前往丹麦求学。他在慕尼黑大学读
研时,攻读的是理论物理,导师是世界一流理论物理学家兼数学家索末菲。1923年,海
森堡获博士学位,前往哥庭根大学担任玻恩的助教。后来到哥本哈根玻尔研究所工作了
三年,与玻尔是“同事”关系而非“师生”关系。

玻恩也是德国人,他不仅从未到丹麦求学,而且从未到玻尔那里工作过。他生于1882年
,比1885年出世的玻尔大三岁,天晓得他怎么可能成为“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弟子”。

狄拉克是英国人,他在学生时代从未离开过自己的祖国。起初是学电机工程,毕业后改
读数学,成为剑桥大学福勒的研究生。他从未在玻尔门下工作过。

在量子力学问题上,狄拉克曾支持过玻尔观点,后来倒戈,改为支持爱因斯坦观点。如
果是因为曾经支持过玻尔观点就能算是“哥本哈根学派的弟子”,那么当代中国物理学
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就都可以宣布自己是玻尔的学生。

○“事实上就是海森堡本人也并不懂‘矩阵’ ………….”

矩阵代数是十九世纪五十年代问世的,后来成为大学本科低年级的课程。比海森伯长一
辈的玻恩在不太知名的布莱斯劳大学读书时已经读过这门课。在一流大学(慕尼黑大学
)攻读理论物理、在世界一流理论物理学家和数学家指导下获得博士学位的海森伯,居
然能在“事实上不懂矩阵”的情况下创立“矩阵力学”,这个“事实”在逻辑上能够讲
得通吗?

起初海森伯对自己创立的学说感到没有把握,那倒是真的,但那是指“矩阵力学”而不
是指低年级的“矩阵代数”。正因为感到没有把握,他才决定把文章寄给玻恩。玻恩虽
学过矩阵,但已经忘了,这倒也是事实。据玻恩回忆,海森伯的文章迫使他复习了矩阵
代数。

德布罗意的博士论文其实长达一百多页,而不是一页多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aba7d0100ysq6.html

《一页多纸拿到诺奖》一文是以历史为题材的“演义”类文学作品,而非严肃的史学作
品。该文歪曲了物理学史,有损多位知名物理学家的形象。名人容易成为人们聊天的话
题,该文的读者较多,有可能以讹传讹造成混乱,需要澄清。

○“德布罗意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来混日子的花花公子……历史上德布罗意到底花了多少
精力去读他的研究生也许已经很难说清,事实上德布罗意在他的5年研究生生涯中几乎
是一事无成。事实上也可以想象,一个此前对物理一窍不通的中世纪史爱好者很难真正
的在物理上去做些什么”

德布罗意出身于贵族家庭,“不愁吃不愁穿”是事实,但这能说明什么?能成为“德布
罗意是混日子的花花公子”的证据吗?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文艺复兴时代的伽利略、
资本主义时代的开文迪士不也是出身于贵族豪门吗?

德布罗意固然是出身于贵族家庭,但同时又是出身于有着浓厚学术气氛的学者家庭,他
家里有私人的实验室。他的哥哥莫利斯· 德布罗意公爵是杰出的X射线物理学家,兄弟
二人经常讨论X射线的波粒二象性。

德布罗意在大学本科时代本来是攻读历史。在1913年大学毕业之时,正逢第一次世界大
战即将爆发,因而他一毕业就参军了,在军队里连续搞了六年无线电设备。第一次世界
大战结束后,他到哥哥私人的实验室里研究X射线,从此把兴趣转向物理。在进大学之
前,起码已经学过高中物理,大学毕业后又在物理实验方面有了多年的实践经验,还能
算是“对物理一窍不通”吗?

德布罗意在读研期间已经发表过5篇论文。1922年,他用热力学、分子运动论和光量子
假说导出了维恩定律和普朗克定律,发表在Journal de Physique(Serie V1,3,1922,
422)上。可以认为该文是玻色统计的先导。同年还研究了黑体辐射的能量涨落,发表
在 Comptes Rendus(175,1922,811). 1923年又连续在Comptes Rendus 发表了三篇文
章,标题分别为《波与量子》、《光量子、衍射和干涉》、《量子、气体动力理论和费
马原理》,为后来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奠定了基础。这些都是他在读研期间发表的工作,
并且都已经载入史册。凭什么说“事实上德布罗意在他的5年研究生生涯中几乎是一事
无成”?如今,我国有大量的博士生,他们也已经发表了一些有水平的文章,但能拿出
几篇来同德布罗意的那些文章比一比质量吗?(此话只是为了说明问题,绝无批评中国
博士生之意。博士生们的导师也多半不能同德布罗意比高低,又怎能苛求学生?)

德布罗意写过一本《波动力学》,六十年代我校图书馆里有此书的中译本,我曾读过。
该书中不仅是介绍了量子力学,还涉及到了相对论方面的一些知识,绝不是属于“对物
理一窍不通的中世纪史爱好者很难真正的在物理上去做些什么”的那种水平。

○“大约朗之万的潜台词似乎就是如果您不肯给个面子,呵呵,以后就甭来法国了。不
知是出于知趣呢,还是出于当年自己的离经叛道而产生的惺惺相惜,爱因斯坦很客气回
了一封信,大意是该论文里有一些很新很有趣的思想云云。………………….”

我想,朗之万和爱因斯坦都不至于如此庸俗。法国是卢梭的故乡,民权思想的普及程度
超过其它任何国家,最不买权威账的人莫过于法国人。作为学界人物,朗之万的社会地
位已经到顶了,不需要谁来提拔;作为社会名人,朗之万的知名度在部长之上,部长有
能力有胆量进行打击报复吗?朗之万凭什么要巴结部长?在信中顺便介绍论文作者的一
些情况,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至于爱因斯坦,他的品德更是有目共睹的。他在学术问题上是从不讲情面的,他敢批评
玻尔、玻恩等已经成名的教授,他能热情扶持无权无势、尚未成名的玻色,他敢于在年
轻的弗里德曼面前承认自己在学术上的错误,他到美国避难时敢于批评美国政府的政策
,世上有多少人能像他这样是非分明刚直不阿呢?法国总统的权力尚且不能到达德国,
爱因斯坦凭什么要巴结法国的部长呢?他在诺贝尔奖得主之中是威望最高的一个,访问
别国时往往要受到国家元首的接待,为什么要在乎一个部长的捧场呢?

德布罗意的确是朗之万的得意门生,他确实欣赏德布罗意的假说,但感到无把握,这才
征求爱因斯坦的意见。爱因斯坦也确实很重视德布罗意的论文,他并不是用“很新很有
趣”之类无足轻重的字眼来评论德布罗意的论文,而是说该文“已揭开了巨大帷幕的一
角”,还在自己的论文里把德布罗意的论文称为“非常值得注意的论文”,并说该文“
对玻尔-索末菲量子规则作了很值得注意的几何解释”。

德布罗意的论文导致了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问世,为后来的原子能、半导体、激光等一
系列的新技术提供了理论依据,这已经是既成事实。这个事实表明:当年对持反对意见
的人实际上是不识货,他们差一点把新生的婴儿扼杀在摇篮里。而朗之万,特别是爱因
斯坦,分明是起了“伯乐”的作用,对人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人类需要“千里马”,还需要有“伯乐”。拉马克的进化论在法国被居维叶压下去了,
达尔文的进化论如果得不到赫胥黎的大力支持,恐怕也顶不住大主教的压力。世上总有
一些人不乐意看到别人取得成就,看问题不是以实际效果为依据,而喜欢所谓“透过现
象看动机”。能“透过现象”当然是最好,但需使用“X光”。德布罗意有“X光机”,
朗之万和爱因斯坦也有“X光机”,但更多的人是没有,所以就以“可以想象”冒充“
透视”。事物总有好坏两种可能性,有些人在新事物面前的本能反应是把别人往坏处想
,坏就是坏,好也是坏。或许是所谓“将心比心”、“以自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吧?

○“玻尔的得意弟子海森堡提出了著名的矩阵力学”,……………“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弟子玻
恩”,“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少壮派弟子——狄拉克”……………………..

玻尔是丹麦人,曾赴英国留学。回国后在哥本哈根大学和维多利亚大学教了七年书,于
1920年创办理论物理研究所。从未到德国执教。

海森堡是德国人,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德国,从未前往丹麦求学。他在慕尼黑大学读
研时,攻读的是理论物理,导师是世界一流理论物理学家兼数学家索末菲。1923年,海
森堡获博士学位,前往哥庭根大学担任玻恩的助教。后来到哥本哈根玻尔研究所工作了
三年,与玻尔是“同事”关系而非“师生”关系。

玻恩也是德国人,他不仅从未到丹麦求学,而且从未到玻尔那里工作过。他生于1882年
,比1885年出世的玻尔大三岁,天晓得他怎么可能成为“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弟子”。

狄拉克是英国人,他在学生时代从未离开过自己的祖国。起初是学电机工程,毕业后改
读数学,成为剑桥大学福勒的研究生。他从未在玻尔门下工作过。

在量子力学问题上,狄拉克曾支持过玻尔观点,后来倒戈,改为支持爱因斯坦观点。如
果是因为曾经支持过玻尔观点就能算是“哥本哈根学派的弟子”,那么当代中国物理学
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就都可以宣布自己是玻尔的学生。

○“事实上就是海森堡本人也并不懂‘矩阵’ ………….”

矩阵代数是十九世纪五十年代问世的,后来成为大学本科低年级的课程。比海森伯长一
辈的玻恩在不太知名的布莱斯劳大学读书时已经读过这门课。在一流大学(慕尼黑大学
)攻读理论物理、在世界一流理论物理学家和数学家指导下获得博士学位的海森伯,居
然能在“事实上不懂矩阵”的情况下创立“矩阵力学”,这个“事实”在逻辑上能够讲
得通吗?

起初海森伯对自己创立的学说感到没有把握,那倒是真的,但那是指“矩阵力学”而不
是指低年级的“矩阵代数”。正因为感到没有把握,他才决定把文章寄给玻恩。玻恩虽
学过矩阵,但已经忘了,这倒也是事实。据玻恩回忆,海森伯的文章迫使他复习了矩阵
代数。